(。・∀・)ノ゙ヾ(・ω・。)

(方应看)玛丽苏记事01


》》做玛丽苏只有零次和无数次。

很久很久以前,在我还是一个懵懂的小屁孩时突然掀起一股很奇怪的“风”,在那个不管大人还是学生中有一种类型的书极其受欢迎,他们可能叫皇埔,慕容以及其他拥有两个字的姓氏,甚至还是全国首富之类,会经常冒出一些口不惊人的话,列如天凉王破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他们就是令那个年代无数少女少妇痴迷的霸道总裁。

那个时候我妈也是受害者,我经常在半夜上厕所的时候看见我妈坐在沙发上要么如痴如醉要么哭天喊地,久而久之我就立下了以后的老公一定要是个霸道总裁这样现在看起来尤为傻逼的愿望。

后来霸道总裁在历史的长流中从人人惊叹的年代变成了大家调侃的产物,我也早就过了喜欢霸道性格男人的年龄...

有谁能告诉我北京卤煮到底好不好吃????

又想吃又怕有奇怪的味道
QAQ

说真的……有谁知道本子到底怎么出吗,有没有出过的人私信我一下,我想试着出一出,本子内容都是原先写过的全职同人,我会把原先没写完的把坑都填上,但我这个人文笔又极差我怕到时候校对被我气哭……

距离我上一次说想出本已经过了好久了,我估计就算出了应该也没几个人想要吧(流下了懒惰的泪水)

(〒Д〒有经验的人一定要私戳我啊呜呜呜呜呜呜

方小侯爷!!!!我要把捡的垃圾都给你!

感觉回老家参加婚礼是一件很难受的事情,因为我不知道流程,也没人告诉我要怎么样……感觉自己就是一个被遗忘的人

这世上还有比去理发店洗头更尴尬的事情吗

我想圈钱(危险发言)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髪榭:

  @污力发动机 的点图【甩锅逃跑

热度啊……

(嘉德罗斯x你)神赐玫瑰

娇艳的殷红上还残留着早晨的露水,越发显得惹人怜惜,你定定的盯着花盆里的玫瑰,突然嗤笑一声,该说什么好,这玫瑰的颜色越发像那人唇上的娇媚,平生看了惹人不快。

手中的婴孩还是沉沉睡着,你将他的小手放到自己手掌,软软的指头还在无意识的颤动,小小的孩子发出无意义的语言,咿咿呀呀的,像梦到了什么事情,你该笑的,多显温馨的时刻,可你却笑不出来,孩子太小了,你开始生出不舍感,这有什么用呢,你想,该离开的人终究是要离开的。

一旁的妇人轻轻叹气,“皇妃,到时间了。”太短了,实在太短了,似乎还未向许多人告别,压下心中的不舍,轻轻开口询问道,“他不晓得吧。”

“殿下不知道的,”妇人回道,她低下眼睑,半响才问出...

© 污力发动机 | Powered by LOFTER